刘争麾下的兵马士气高涨,随着刘争得到指挥,还有周仓,周朝,文聘三个武将的率领之下,和官军打的倒是十分激烈。

小半个时辰的战斗,依然焦灼。

虽然官军这边有四万人,但是这四万人,并不能完有一方统一调度,而是分成了三方,让程昱,曹洪,张超三人指挥。

这三人,各自率领自己麾下的一万余人发起了对刘争的围剿,可惜,因为三人没有统一的调度,让自己麾下的人,比较分散,无法击中兵力对刘争这些人,造成压制。

让刘争这边,虽然只有一万余人,但是依靠默契的配合,刘争这边,不但挡住了曹洪等人的进攻,反而还游刃有余,可以拖延时间,逐渐将兵力上的优势弱化下去。

半个时辰的战斗,刘争军这边损失的兵马,不过三四千人,而曹洪和程昱这边的兵力,损失,同样有三四千人。

这可只是单独的一方,三方人马叠加起来,可是超过万人的死伤。

四万兵马,短短半个时辰,死伤就超过一万,继续打下去,这四万人,可能都要完交待在这里。

但是曹洪却一点撤退的心思都没有,不仅曹洪没有,程昱也同样没有,因为他们在来的时候,就已经记得之前刘岱和曹操等人说的话,不许一切代价,也要击杀刘争。

只要能够杀了刘争,一切损失都是值得的,而眼下,刘争就在眼前,如果能够击败刘争,将这四万人马,部葬送在这里,曹洪和程昱也心甘情愿。

毕竟,他们麾下的人马死伤严重,而刘争手下的人,也同样有损失,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曹洪等人承受的起。

反正他们三家归一,死的人马,又不是死一家之人,是三家的人马,而刘争死去的兵马可都是刘争的人,削弱的可活生生就是刘争。

初秋微凉清纯妹子户外摄影

因此,尽管兵马有死伤,但是曹洪和程昱,依然让自己的人不要命的往前冲,想要斩杀更多的刘争手下的将士。

可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传令兵,急匆匆的从寿春方向过来,奔着曹洪所在的位置就骑马奔驰而来,一道曹洪的跟前就立刻大喊。

“曹洪将军,主公有令,命你速度撤兵回援寿春!”

“曹洪将军,主公有令,命你速度撤兵回援寿春!”

“曹洪将军,主公有令,命你速度撤兵回援寿春!”

那传令兵,一连喊了三次,直到贴近曹洪的身边,才终于引起了曹洪的注意力,毕竟四周的喊杀声太大,声音嘈杂,距离远一些,根本听不清被人说的是什么。

曹洪正打算派遣自己的人马,加大攻击力度,试图用最短的时间里,歼灭刘争手下的这万余人马,可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他听见了传召他回去的命令,当即就是一愣。

“怎么回事?为何主公会让我回去?”

曹洪不解,一把拎起那传令兵,似乎有些生气,若是传令兵不给他好好解释一番,他可不一定会带兵回去。

那传令兵也是被吓住了,此时将支支吾吾的给曹洪说了起来。

“将……将军,寿春被人袭击,主公的人马快要坚持不住了!”

传令兵只能将自己看好的一些事情告诉了曹洪,这一番话便立刻点醒了曹洪,他恍然大悟,脸色瞬间变化。

“什么!寿春被人袭击了?”

虽然此时的曹洪还搞不清楚寿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光这几个字,就足以让曹洪担心曹操的安。

他不再犹豫,直接冲着身边的兵马发号施令,同时命人准备撤退,前去支援寿春!

但是曹洪一撤兵,另外一边的张超和程昱就有一些不解了。

他们在发现了曹洪兵马正在撤退之后,立刻派人过来询问,为何曹洪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选择退兵。

曹洪也是没办法,因为担心曹操的安危,只能将曹操派人过来传令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同时将寿春被人袭击的事情告知了程昱和张超二人。

他们二人本来还想继续在这里和刘争决一死战,分个胜负,可听见了曹洪这般说,当下也是立刻担忧起来。

他们心中同样担忧自己主公的性命,毕竟这里的战斗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搞定的,一旦在这里拖延下去,万一寿春那边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那他们可就处于极为不利的处境了。

眼下曹洪率领自己的兵马撤退,让他们损失了一万多人的兵力,想要在这里继续对付刘争也不太可能了,若是他们二人继续留在这里也只有死路一条,干脆跟着曹洪一起部撤回寿春,看看寿春是个什么情况了。

随着曹洪,程昱,张超三人统一了想法开始发号施令让军撤退的时候,对面的刘争一方也已经觉察到了这些官军的举动。

“主公,这些人好像要开始撤退了!”

周仓看着已经隐隐如潮水一般退去的敌军,扭头冲着刘争询问了一句,想要看看刘争是什么打算。

“他们在这个时候选择撤退,一看就是寿春那边黄忠已经出手,并且打击到了寿春的那些人马,否则,眼下这个局势,曹洪等人不应该选择撤退的,拖住他们,不能让这些兵马在这个时候回到寿春,否则会给黄忠带来很大的压力!”

“兄弟们,立刻压上去阻拦这些人马后撤,就算是拦不住,也一定要拦下一部分人马,将他们永远留在这里,他们能退回去多少就看他们的命了!”

刘争并不打算让这些人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从这里撤走,毕竟黄忠只有万余人,若是这些人回到寿春,必然会给黄忠带来很大的压力,而他们若是能够多将这些兵马留下一部分,黄忠那边的压力便会少许多。

他不顾自己这边的兵马损失,强行命令人马冲上去,牵制住这些想要退走的敌军。

一场大战在这里爆发的更加激烈,双方从最开始的缠斗,转变成为了撤退和追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