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时后替换)

少女的身影纤细,挡在倾泻而下的山石之前宛如螳臂当车。

然而她断水剑入地,一瞬之间爆发出了大量真元,剑气如澎湃江水,挡在了石潮之前。

这是那个少女的全力,也是那个少女的决意。

此时此刻唯一一人支持他的决意。

她不是帮他救人,不是劝他妥协,而是将选择的机会重新留给了他。

“抱月!我……”姬嘉树攥紧手中的春雷剑,不知该说些什么。如果他能更加圆滑,更加能够克服心里的那道坎,她是不是不需要……

“你还在看什么!”嬴抱月握剑半跪在石潮之前,回头看向那个矛盾的少年。

“我来挡住这些石头,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姬嘉树浑身一怔,“可是我……”

他和她的对话其实只是很短的一瞬间。

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作为一个高阶修行者,姬嘉树一直都知道他坚持的原则在世家子眼里是迂腐和幼稚的。

白雪皑皑和服美女俏丽娇艳动人写真图片

他坚持着天真的理想,而这样的坚持和理想根本不容于世间,此时此刻他反而让他最想保护的人置身险地。

他已经订亲了,没有资格再做一个不顾一切的少年。那他是不是真的还要坚持那种少年的理想?

他能看见陈子楚和许义山的目光,他能看见考官高台上梦阳先生失望的眼神,他能看见周围其他百姓愤怒的目光,他们都觉得他错了。

世人皆言,他坚持得没有意义,他错的离谱。

那他……

“你想什么呢?姬嘉树,把头抬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刻,那个少女声音再一次传来,姬嘉树一怔抬起头,却撞入那双清澈的眼睛之中。

他看过她的眼睛很多次,但这一次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和她两人。

那双眼睛直直撞入他的心里。

让他明白她到底想做什么,她想要什么,想要保护什么,想要追求什么。

那个少女的眼神坚定,坚定得想要让人落泪,看着她像是什么都不会惧怕,也不会怀疑。

“你没有错,所以挺起胸膛。”嬴抱月轻声开口道。

这一刻,隔着嘈杂的人群和朝生夕死的危难之中,他们远远地对视。

“你去做你该做的事,”她转过头不再看他,握紧插入岩石之中的断水剑,面朝滚滚而来的山石神情平静,“我也会做我该做的事。”

看着那个少女背影,姬嘉树点头。

他们已经不用再说什么了。

下一刻,姬嘉树静静转身,握紧了手中的春雷剑。

少年振手一挥,天地间雷霆万钧,万般威势,一如他们在南楚国境外初见的那一天。

“春华君?”

拥挤的南楚民众看着眼前的一幕迟疑地开口。

“不要跟我说你们是哪一国的人,”姬嘉树深吸一口气,出手如电,从他身边离他最近最需要救助的人开始,着手疏散人群不分国别将民众带下山。

“所有人不许拥挤,擅自推搡他人者不救,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人我只救最需要救的人。”

“等阶七以上的修行者,全部来帮忙,临阵脱逃者,我将击杀你们。”

有外围奔逃的修行者被雷电击倒,看向那个站在窄路之上面无表情的少年露出恐惧神情。

“雷法剑剑主……”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恍然想起那个脾气温润如玉的少年的另一个身份。

在火法剑消失的现在,雷厉风行的雷法剑是四大剑派中攻击范围最广,实力最为强大的。

(后为防盗)

少女的身影纤细,挡在倾泻而下的山石之前宛如螳臂当车。

然而她断水剑入地,一瞬之间爆发出了大量真元,剑气如澎湃江水,挡在了石潮之前。

这是那个少女的全力,也是那个少女的决意。

此时此刻唯一一人支持他的决意。

她不是帮他救人,不是劝他妥协,而是将选择的机会重新留给了他。

“抱月!我……”姬嘉树攥紧手中的春雷剑,不知该说些什么。如果他能更加圆滑,更加能够克服心里的那道坎,她是不是不需要……

“你还在看什么!”嬴抱月握剑半跪在石潮之前,回头看向那个矛盾的少年。

“我来挡住这些石头,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姬嘉树浑身一怔,“可是我……”

他和她的对话其实只是很短的一瞬间。

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作为一个高阶修行者,姬嘉树一直都知道他坚持的原则在世家子眼里是迂腐和幼稚的。

他坚持着天真的理想,而这样的坚持和理想根本不容于世间,此时此刻他反而让他最想保护的人置身险地。

他已经订亲了,没有资格再做一个不顾一切的少年。那他是不是真的还要坚持那种少年的理想?

他能看见陈子楚和许义山的目光,他能看见考官高台上梦阳先生失望的眼神,他能看见周围其他百姓愤怒的目光,他们都觉得他错了。

世人皆言,他坚持得没有意义,他错的离谱。

那他……

“你想什么呢?姬嘉树,把头抬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刻,那个少女声音再一次传来,姬嘉树一怔抬起头,却撞入那双清澈的眼睛之中。

他看过她的眼睛很多次,但这一次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和她两人。

那双眼睛直直撞入他的心里。

让他明白她到底想做什么,她想要什么,想要保护什么,想要追求什么。

那个少女的眼神坚定,坚定得想要让人落泪,看着她像是什么都不会惧怕,也不会怀疑。

“你没有错,所以挺起胸膛。”嬴抱月轻声开口道。

这一刻,隔着嘈杂的人群和朝生夕死的危难之中,他们远远地对视。

“你去做你该做的事,”她转过头不再看他,握紧插入岩石之中的断水剑,面朝滚滚而来的山石神情平静,“我也会做我该做的事。”

看着那个少女背影,姬嘉树点头。

他们已经不用再说什么了。

下一刻,姬嘉树静静转身,握紧了手中的春雷剑。

少年振手一挥,天地间雷霆万钧,万般威势,一如他们在南楚国境外初见的那一天。

“春华君?”

拥挤的南楚民众看着眼前的一幕迟疑地开口。

“不要跟我说你们是哪一国的人,”姬嘉树深吸一口气,出手如电,从他身边离他最近最需要救助的人开始,着手疏散人群不分国别将民众带下山。

“所有人不许拥挤,擅自推搡他人者不救,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人我只救最需要救的人。”

“等阶七以上的修行者,全部来帮忙,临阵脱逃者,我将击杀你们。”

有外围奔逃的修行者被雷电击倒,看向那个站在窄路之上面无表情的少年露出恐惧神情。

“雷法剑剑主……”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恍然想起那个脾气温润如玉的少年的另一个身份。

在火法剑消失的现在,雷厉风行的雷法剑是四大剑派中攻击范围最广,实力最为强大的。

xiazaitx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