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手中突然出现的,是一个紫红色的小玻璃瓶。

大概只有,大拇指大笑,圆形,上边雕刻着蔷薇等一些十分西式的雕纹。

而在那玻璃瓶中,有大约一半的紫红色液体静静的躺在那里。

这玉瓶一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几个老者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大声开口。

“林大师,还请速速击破这瓶子,此物恐怕很不简单!”

他们断定这是安德烈的底牌,而对付一个人的底牌,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其使出来之前,便将其毁掉,让他根本使不出来。

“该死的东西,不要妄图阻拦我!”

安德烈一声低喝,而后冲着下方的杀手寒声开口:“动手,杀光他们,这是这些老东西敢多嘴的代价!”

得到安德烈的命令,这些只知道执行命令跟杀戮的杀手顿时便纷纷晃动了手中的匕首,准备进行一场大屠杀。

“不好!”

几个老者神色一变,他们刚才太醉心于林君河的手段之中,完忘记还有这些杀手的事情了。

此时给这些人抢占先机,他们就算能救下一些人来,也不可能救下部人。

村村绿裙里的纯美一天

“完了!”

“万事休矣!”

几个老者一脸悲痛,杀气冲天,疯狂出手,准备能救一个是一个,同时能杀一个是一个,以慰藉那些无辜灵魂的在天之灵。

但,就在这时。..cop> 林君河却突然伸出一手,朝着下方以按。

下一刻,只见所有人的杀手,动手都同时为之一顿。

此时,无数人都已经闭上了眼睛等死。

但闭了好几秒的眼睛,却突然没感觉身体有什么异样之处。

这让他们不由得感觉万般狐疑,缓缓睁开了双眼。

而就在他们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让他们惊得差点混飞天外的异象发了。

只见,在场的所有杀手,在保持着凝固的状态之下,不知为何,突然脑袋同时从肩膀上滑落而下。

总共八十多个杀手,无一例外,一个不留,尽皆惨死!

“什么?”

“是他,是林大师出手了!”刘威激动出声,猛的他抬头望天,有如见到了真正的神灵一般激动。

在他看来,林君河一次性拯救了如此多人的性命,还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修为。

那他,便已经跟真正的神灵无异了!

但,就在刘威等老者为在场众人的生还而惊喜无比的时候,一道疯狂无比的大笑之声,却突然在半空之中响起。

“哈哈哈!”

“林君河,你这个蠢货,竟然为了那些蝼蚁的命而放弃了直接杀我的机会。”

“你会为你这个愚蠢的决定而感到后悔的。”

只见安德烈哈哈大笑之下,嘴角有一缕紫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嘴唇滑落而下。..cop> 舔了舔嘴唇,将那最后一滴紫红色的液体也给吞了下去。

安德烈的双眸,突然变成了一片深紫色。

而后,在万众瞩目之下,他的瞳孔,竟然变得了有如猫眼一般诡异的金色瞳孔!

而林君河,看到这对瞳孔,却想到了另外一种生物。

那就是

龙。

淡淡看着安德烈,林君河依旧显得很是平静,没有被他的疯狂与兴奋所干扰。

“为了让你喝下这瓶药剂,你可是死了八十多个下属,你就一点都不心疼?”

“心疼?”听到这两个字,安德烈笑了。

“你会心疼脚下的蝼蚁死了多少只么?不过是杀手罢了,没了就没了,他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就是为了替我牺牲罢了!”

听到安德烈丧心病狂的话语之后,下方众人只感觉一阵发毛,手脚冰凉,纷纷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

那是一种深入人心的彻骨冰冷,让他们不寒而栗。

这安德烈,不愧是杀手之王,当真是冷血到了极点。

冷血过后,安德烈用那金色的瞳孔盯住了林君河,舔了舔舌头,寒声开口。

“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救他们。”

“为什么?一时开心罢了。”林君河淡淡开口,而后双眼平静的盯住了安德烈。

“而且就如你所说的一般,你会去在意一只蝼蚁做什么么?”

“哪怕那只蝼蚁在你脚下喝了一瓶什么药剂,然后开始对你耀武扬威?”

听到林君河这话,之前还因为安德烈的冷血而感觉手脚冰凉的众人,有不少人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们万万没想到,在安德烈服用那诡异的药剂,明显实力大增,动用了底牌的情况下,竟然还敢把安德烈比作蝼蚁。

林君河对这冷血安德烈的反击,让他们不由得感觉大快人心。

“林大师不仅实力超凡,心态也远非我等可以相提并论,果然是人中之龙啊”

几个老者也是赞叹连连,只以为林君河是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才把安德烈比作蝼蚁。

同时,这样做还能激怒安德烈,让他失去理智。

高手过招,最怕的就是头脑不够清醒,那绝对是致命的。

但,他们马上就知道了,他们猜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你知道我的组织,为什么要叫邪龙么,今日,我便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了。”

在安德烈的眼睛彻底变成了一片深紫之色,眼中那金色的瞳孔,竖立了起来的时候。

他的身体上,竟然开始浮现出了大片大片诡异的纹路。

而后,在众人惊讶无比的注视下。

只见他的嘴里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咆哮之后,那咆哮,在最后竟然突然声调猛的一变,化为了一条

邪龙!

足有上百米长,浑身深紫,体表浮现着满满的漆黑符文的邪龙!

看到这邪龙,林君河也笑了。

“你知道么,我有一个外号,叫做香江之龙。”

“我们同样为龙,但你这龙实在是让我觉得很丢龙的脸啊。”

在林君河话语声落下之时,只见他一脸淡然的朝前迈出一步,朝着那邪龙伸出了一只手。

而安德烈,听到林君河这充满了挑衅的话语之后,已经震怒到了疯狂的程度。

“在现在的我面前你还敢如此放肆,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何为邪龙之力!”

“你根本无法抗拒这股伟大的力量!”

“是么?”一道悠悠的声音突然在安德烈耳畔响起。

在他正准备发怒,准备出手之时,他惊恐的发现,刚才只是踏出了小小一步的林君河,不知道为什么,在原地消失了,并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林君河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他的一条龙腿之上,然后

“嗤啦!”

徒手一拉。

一条比林君河身体还大的龙腿应声而裂。

一片死寂,万众皆惊之下。

几名老者,突然脸色猛的大变,明白了一件事。

林君河他不是为了让自己冷静而把对方看作蝼蚁

他是真的觉得对方是蝼蚁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