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咂嘿!吧咂嘿~!”

围困着王宫的野蛮人们,虽然换上了亮丽的铠甲,却依然野性不改。

他们一同有节奏的跺着脚,吼着现在部落里最流行的战吼,怀着崇拜之心热烈目视着街道上缓缓行来的庞然大物。

那是由伟大的王国保护者大人亲自设计的战争机器,需要多达二十个超凡野蛮人和一百五十个精锐的野蛮人勇士一起用力才可以推动的攻城冲车。

这巨大的冲车刚一出现在街角,就占据了这王都大半的大道,让王宫城墙的亲卫军们一个个脸色发白。

“好大的冲车!比得上王宫城门了吧!”亲卫们惊叹着,害怕着。

刚刚因为恐怖巨人转身离开王都而稍稍恢复了一些的士气再度动摇。

许多亲卫军的官兵都已经绝望,暗道着自己会死在这儿。

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没有人逃跑。

能当亲卫的都是亚楠家族的家生子,无论从身份上还是情感上,他们都没有背叛亚楠大公的理由。

战到最后,一死报恩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射击!”城墙上,看着冲车逼近,亲卫军纷纷拉起长弓射击。

买家具的戴帽子女孩

利箭飞出,打在冲车的蒙皮上发出阵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后被弹开。

“那层蒙皮是钢铁锻造的!”

“该死,那些野蛮人哪里来的那么多钢铁!”

“快用弩炮!”

亲卫们推上来了弩炮,装填之后嘭的一声,射出了一枚足球大的弹丸。

这是专门用来破坏攻城机器的,带着足够动能的它一下就可撞烂那些机器的主体结构。

当然……正常情况下战争机器的主体多是木质的。

弹丸砸在了冲车的正前方,咣当一声凹了进去。

而后城墙上的亲卫们看到那裂开的蒙皮内,竟是一层层的湿润的压得极其紧密的棉花。

弹丸陷入其中后很快卡住,动弹不得。

“射箭没用,弩炮也没用……完了我们阻止不了它的接近!”一个操作弩炮的亲卫站起身来,喃喃自语。

“啊!”这亲卫突然惨叫一声,却是随着攻城车的逼近,野蛮人们开始发起攻击了。

一柄飞斧旋转着飞了过来直接就命中了这倒霉亲卫的胸膛,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直接击飞出去了城墙。

“吧咂嘿!”

勉强的冲入了王宫城墙的门洞之后,超凡野蛮人们施展全力拉动起车内的那巨大撞锤。

两人粗十多人长的撞木上,是一完全用铁来铸造而成的锤子。

在野蛮人心中,这样的实心铁锤子,用来做攻城锤实在是奢侈得可分,却是不知这在他们眼里的攻城神器……

呵呵,其实就是萧羽在杂物间里拿来的早就不用的旧锤子,稍稍改造而成的,成本几乎为零。

这旧锤子在进行了一次高强度的拉摆之后,哗一声冲向了王宫的城门。

轰!

巨响之下,王宫的城门可比不上王都那样又是镔铁又各种加固,直接就剧烈晃动了起来。

轰!

很快又是一下!这一次王宫城门直接就被撞出了一个破洞。

野蛮人们更加兴奋了,吼着口号的他们大部分聚集在了冲车的左右乃至蒙皮顶上,等待着洞开的时刻。

“快!列阵!”

城门口亲卫军们也调集了最后的力量组成了一个个紧密的方阵,举起了方盾,竖起了长矛等待野蛮人的冲击。

轰!

“吧咂嘿~为了神之子大人!”

大门不堪重负的倒下了,顿时成百上千的野蛮人冲了进来,好似一股黑色的洪水扑入了王宫。

唰!

所有亲卫士兵齐齐举起长矛,握紧了手中结为盾阵的方盾。

“一切为了忠诚!”

“以亚楠之名,战死不渝!”

喊杀声下,双方开始了铁与铁,血与肉的碰撞。

王都外,萧羽则是一边吃着一片回锅肉,一边听着肩膀上的艾诺迪亚为自己进行的王宫之战的现场解说。

“呼……”吞完口中食物,萧羽咳嗽了下道:“就是说王宫很顺利的杀进去了?”

“是的,殿下。”艾诺迪亚微微欠身:“根据野蛮人在现场指挥的长者们汇报,他们很轻松解决了王宫的守军,正搜查叛逆,并保护着重要建筑防止被破坏。”

“很好。”萧羽道:“说起来怎么这王都少了那么多纵火犯?以前不是经常有亚楠大公的密探坏事么?”

“殿下,这可是王都。”艾诺迪亚说道:“密探们敢焚烧哪里?到处都可能有着属于其他势力的强者盯着,去贫民区?那没有价值。”

“至于亚楠大公自己的库房,说起来为了这次与殿下的交锋,里面都已经无比空旷了。”

“这样么?”萧羽微微皱眉,看来王都的收获未必有多少呢。

旋即萧羽又舒展开眉头:“嗨,我想什么呢,有了王都的人口和商路,凭我的物资还不马上能捞到大笔财富?而且我需要的只是王都的知识和那些可以让我更了解自己属性的建筑物与人才罢了!”

这些东西才是自己此战最大的收获!

正在思考着未来的萧羽,忽然回神过来,听到了艾诺迪亚的声音。

“嗯?发现亚楠大公等人从王宫的地道里逃走了么?”萧羽道:“然后野蛮人们追了过去?”

“是的,殿下,三十个超凡野蛮人带队,一千多精锐的野蛮人勇士。”艾诺迪亚想了想道:“亚楠大公麾下充其量还有五六个超凡骑士跟随他,巫师们更是一个都不会有,想来是十拿九稳才对。”

“是吗?”萧羽却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不过让那些野蛮人探路也好,只要自己这边不出问题,任凭对方千般手段,自己也能随时应对!

野蛮人们一路追杀亚楠大公,在长长的地道里连续遇到了七八波的敌人拼死阻挡他们。

不过在实力的绝对差距面前,这些都是徒劳无功的挣扎罢了。

野蛮人长者跟在超凡野蛮人们身后,看着他们又一次砍倒那些红了眼好似发疯一样抵挡自己等人的敌人。

一丝不安环绕在了胸口。

所幸就在野蛮人长者想要让大家先等等时候,超凡野蛮人们看到前方出现了亮光。

这地道出口终于到了!

“真是好长的一条地道这是出了王都了吧。”

“肯定出了,就是不知在哪个方向。”超凡野蛮人们不在乎的嘟噜着,带头爬了出去。

其余野蛮人也只好紧随着离开了地道。

野蛮人长者一出地道口就注意到自己等人是到了一处盆地。

位于盆地底部的他们,四周是高达五六百米的山壁,出口除了地道便是远方那蜿蜒而上的一条山路。

“这是……绝地啊!”哪怕野蛮人长者识字不多,也感觉到这地形对自己等人相当不妙。

而且四周好像有一层薄雾给人不真实的感觉,加上空无一人,这诡异感也难怪就是超凡野蛮人也不得不暂时止步。

“不对劲啊,这不对劲啊!”

“得通知保护者大人!”

就在野蛮人长者联通了艾诺迪亚开始通话之时。

突然间一阵地动山摇,而后野蛮人们发现地道口被掩盖进了泥土之中。

同时那薄薄雾气散开。

盆地的前方,赫然出现了上万的盔甲亮丽,纪律严明的钢铁大军。

这支军团气势如虹,呈半月阵包围着野蛮人。

随着那军团的军团长猛一挥手。

上万长弓齐齐弹出了利箭,好似暴风雨一样袭向了野蛮人们!

“神啊!”

“我们被埋伏了!”野蛮人长者大叫道:“他们的旗帜……是红底金狮!”

“天啊!是骑士之国菲兰王国的旗帜!”

“他们……是异国的军队!”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