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笑着道:“太后想吃时可是让人传话给臣女,臣女随时给太后做。太后就不用盼这么久了。”

“哈哈….还是你这丫头孝顺,不像十七那个没良心的。”太后看着这个未来儿媳越看越满意。

八公主招呼大家吃:“大家都尝尝慧安郡主给皇祖母送的吃食吧!真的很好吃!”

吃过你们就明白,什么叫心心念念!

吃过你们就明白,什么叫日思夜想!

吃过你们就明白,什么叫度日如年!

大家不以为然的拿起银钗,钗起一块月饼来吃。

咬了一口,然后眼睛亮了。

这,这,……这月饼竟然比陶然居的养生月饼还要好吃!

众人迫不及待的将碟子里的所有吃食都吃完,却觉得意犹未尽!

这么一点,简直塞牙缝都不够!

刚尝到味,将馋虫都勾起来,就没了!

清纯美女纤纤玉指头发塞耳后慵懒唯美私房照

大家纷纷赞美道:“慧安郡主,这月饼和点心是你亲手做的?还是在哪里买的,真的太好吃!”

八公主得意的道:“这个味道,只有暖暖亲手做才能做山来!”

众人闻言,纷纷赞美:

“比陶然居的养生月饼还要好吃,慧安郡主真的心灵手巧!以后瑾王娶了慧安郡主回去,可有福了!”

“臣妇总算明白瑾王为什么天天去安国公府吃饭!”

“对啊,难怪太后说盼了很久了!臣妇觉得我现在就有点渴望了!太后,以后慧安郡主嫁入皇家,太后你就可以天天吃到慧安郡主做的美味吃食,臣妇们就惨啦!估计得盼到下一年中秋才能盼到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赞美着,其中夹杂着一些哄太后高兴的话语。

二皇子妃细细的品尝着碟子的每一样。

这些食物应该是用泡过紫珠的水种出来的,而且那紫珠还泡了很多天。

她看了温暖一眼,眼神晦暗不明。

上次被突然出现的七皇子打乱了,没能引慧安郡主去抓人拐子。

魅影也没能接近林庭雅……

这慧安郡主似乎特别好运!

不过紫气是祥瑞之气,的确能给人带来好运。

这么想,她愈发的想要得到温暖身上的紫珠了!

温暖微笑着听大家说着恭维的话,眼睛不经意的掠过二皇子妃的脸。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二皇子妃迅速收起眼底的情绪对温暖笑了笑,然后转头对太后道:“太后,这是臣妾吃过最好吃的月饼!难怪太后说盼了很久了,这吃了的确会让人心心念念啊!”

八公主得意洋洋的道:“我说了,很好吃吧!这一顿还没吃完,就盼着下一顿能吃上了!”

大家纷纷点头附和,又是一番赞美。

温暖笑了笑:“大家谬赞了。”

温暖的视线没有再看二皇子妃。

只是在寻思着她刚才那眼神。

带着探究,带着掠夺?

这个人应该不是二皇子妃。

或者说,不是自己之前一直见到的二皇子妃。

容貌相同,声音一样,但不像是她以前在宫宴上见过的二皇子妃!

她以前见过的二皇子妃,看自己绝对不会露出刚才的眼神。

那二皇子妃去哪里了?

被小黑啄了眼睛不敢出现?

两人是双胞胎吗?长得一模一样,还是易容?

妆有点浓,粉有点厚,看不出是不是易容。90看

温暖微笑着附和大家,心思却千回百转。

这时太后身边的嬷嬷提醒道:“太后,时辰到了,咱们可以前往天元殿了。”

宫宴是在天元殿举行。

太后闻言,站了前来:“好了,大家移步到天元殿吧!”

于是众人跟在太后身边前往天元殿。

天元殿里,歌舞升平。

太后四周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七皇子的身影,她不由问身边纳兰瑾年:“小七呢?”

纳兰瑾年面无表情的道:“床上。”

太后皱眉:“他不是要来选皇子妃的吗?怎么还躺床上睡觉,不起来?”

纳兰瑾年没说话。

小七是躺床上,不过不是睡觉,不是不起来,而是躺床上起不来!

谁让他一大早就兴奋的跑来瑾王府,还觊觎自己的丫头!

想在宫宴上找到她,并且求皇兄赐婚。

这不是上次下手太轻,让他恢复得太快。

所以这次下手有点重,下不了床。

皇上看了纳兰瑾年,今天他收到那臭小子的传信说,十七皇弟欺负他!

他不明白那小子到底哪里得罪十七皇弟了?

不过两人的事他也不管。

一定是小七那臭小子做错了!

十七皇弟教训他是应该的。

李婉婉也四处寻找七皇子的身影,可惜没看到,忍不住一阵失落。

贵妃姑姑不是之七皇子回京了吗?可是既然七皇子回京了,怎么连宫宴也不参加?

而被人惦记的七皇子,此刻正躺在拔步床上哀嚎,他的身边,一个太监正在给他上药。

“小平子!你快点行不?宫宴快结束了!”

小平子一脸担忧道:“主子,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参加宫宴吗?不如这此就算了吧!反正宫宴年年有!”

话说,主子怎么得罪瑾王了?

这张脸用了价值千金的伤药,养了两天,才刚能出门见人,又被教训得更惨了!

“不行!”

他懂什么!

错过这次宫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位姑娘了!

那姑娘长得这么绝色,若是被其它人捷足先登,他找谁哭去!

难得遇上一个容貌能配得上自己的姑娘,怎么都得打探清楚她是谁家姑娘再说!

当然他现在的猪头脸实在不适合见她,但他可以偷偷看她一脸,先弄清楚她是谁再说。

好不容易上好药后,七皇子就让侍候他的太监背着他上马车,进宫了!

中秋宫宴也就是吃吃喝喝,看看戏,听听曲子,女孩比比谁的衣服美,谁的首饰更贵重之类的,然后也没有什么的特别的。

温暖一脸认真的看着台上的人载歌载舞,这些歌舞还是不错的。

她偶尔侧头和吴氏说着话,但她其实所有心思都是落在不远处的二皇子妃身上。

好不容易宫宴结束了。

众人踏出天元殿时,天边一只金黄的咸蛋黄正缓慢的沉下去。

连绵起伏的宫殿全都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之下。

金碧辉煌,盛世繁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