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医院,林君河直冲住院部而去,存钱,缴费,花了十几分钟才把这些琐事处理完。

手术费花了一万五,剩下的钱,林君河直接给交了半个月的病房费用,刚才当人肉沙包赚来的钱一下子就又花光了。

不过林君河倒是不在乎这个,直接朝着楚默心所在的病房走去,准备去看看她,也不知道她醒了没有。

此时,病房内。

楚默心跟陈思思装作没事人一样,一个靠着床背半躺着,一个在那低着头默默的削着苹果。

看到林君河进来,两个人表面上看起来都没有太大的反应,不过这还是很考验演技的。

“啊……来了,坐吧。”

陈思思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让出椅子给林君河,楚默心也装作刚发现的样子抬起头来,并没有说话,不过眼神明显的有些异样。

林君河自然也感觉到了这股奇怪的气息,不过他完没想到面前这两人对自己已经产生了很深的误会,不由得有些纳闷了。

怎么回事,自己脸上应该没沾上脏东西吧?

“这两天真是谢谢了,多亏了照顾默心。”林君河跟陈思思道了声谢,倒是没多想,就坐了下来。

“没什么。”陈思思笑着摇了摇头,这倒是真心话,因为楚默心以前帮过她不少。

温室大棚里的牛仔衫女孩

而且身为闺蜜,她相信自己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楚默心也会这样陪伴着自己的。

“我就不打扰们了,们聊吧。”陈思思很会意的笑了笑,朝着楚默心眨了下眼睛。

这让楚默心有些尴尬,特别是在刚才看到林君河那样子之后,她到现在心情都依旧很难平复下来。

林君河,他现在在强撑着么,身体一定很痛吧。

楚默心很是心疼,但是却又感觉无从开口,因为一开口,就会暴露自己看到刚才那一幕的事实。

这样,会伤害到林君河的尊严。

林君河倒是没想到,楚默心会看到自己刚才当人肉沙包的样子产生误会,还以为她是车祸后精神不好,便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很快,几只小兔子就在林君河的手里出现了。

“感觉好点了没?”林君河把手上的水果抵了出去。

无意中又被楚默心看到了手腕处的淤青,她的眼中马上闪过一丝动容,点了点头:“好很多了。”

“那就好。”林君河笑了笑,又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两人虽然是夫妻,但是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第一次接触爱的初中生,都不知道话题从何谈起了。

特别是楚默心现在脑子里想是林君河刚才的样子,现在看到他本人在这,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虽然有一肚子的话想说,想问,但是到了嘴边,也只能变成了淡淡的一下点头。

不过她也蛮享受这种惬意的感觉的,以前自己一天中都难得见林君河一面,更别说两人就这样坐着如同老夫老妻一样的聊天了。

“对了。”楚默心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林君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目光中闪过一丝坚定,再次开口。

“我想换到普通病房去住,这个房间太大了,又只有我一个人,有些太冷清了。”楚默心慢慢的解释起来,语气很是轻柔。

“普通病房?”林君河愣了一下。

普通病房可是八人间,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单人间而喜欢挤在那种地方。

马上,林君河就明白了,笑了起来:“如果是担心钱的问题的话,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听到林君河的话,楚默心的心里再次被咯了一下,自己就是在担心这么勉强的去解决钱的问题啊,傻瓜。

不过这话,她到了嘴边依旧是说不出口。

她知道,男人都是很好面子的,如果自己现在戳破了,他的坚持跟努力可能就白费了。

“我去喊陈思思进来吧,晚上我会带晚饭再过来的。”

说罢,林君河就直接离开了病房。

陈思思进来,楚默心马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我感觉自己是个笨蛋,都没能抓住机会问出自己想问的。”

“哎呀,何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呢,有句话说的好,一切尽在不言中。”陈思思笑了起来。

“对了,麻烦去跟护士说一下,我想换到普通的病房去,这里的价格太贵了。”楚默心道。

“这个……”陈思思苦笑一下,叹了口气道:“说起这个,我都有些羡慕了,知道么,林君河在刚才已经提前预交了半个月的住院费。”

“什么……”楚默心沉默了,半晌,才弱弱的再次开口:“能退么?”

“我说我的楚经理,家老公都对这么好了,就接受他的好意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陈思思笑了笑,看了一眼早已远去的林君河的背影。

“默心,我觉得我以前可能误会他了,真是有个好老公呢。”陈思思很认真的道。

“嗯。”楚默心也点了点头,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很自然的微笑。

……

从病房出来,林君河看了一眼时间,还不到中午十二点,便用剩下的钱买了点筒骨。

储物戒指里还剩下一点药材,倒是可以煲一锅骨头汤。

回到家,林君河刚忙活完把砂锅放到火炉上,秦业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有消息了?”林君河马上就接了起来。

现在秦业这个电话,对他来说十分的重要。

“老大,神算啊,我这都还没开口呢!”秦业马上拍了个马屁。

“别扯淡了,打电话来还能是什么事情,是不是调查有进展了?”林君河问道。

“何止是有进展,已经结果都查出来了!我马上到家,这不怕老大不在家么,先打个电话。”

电话挂断,不过十分钟之后,秦业就到了。

一下车,就火急火燎的进来,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直接从怀里摸出了几张照片来。

“肇事车辆,拍照,本人照片,我都给搞到了,他家住哪儿我都给查出来了!老大啊,这事儿我办的怎么样?”秦业嘿嘿笑了起来。

“不错。”林君河看着几张照片,点了点头,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