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珠将追击而来的骨帝击伤,骨帝体内涌现出一股血色波动,很快,他的伤势便是恢复了过来。

而后,继续朝前方追击而去。

今日,他要让苏白血溅于此。

“大时光剑道!”

苏白心念一动,一柄柄时光之剑飞射出去,无数剑光逆流而上,冲杀像骨帝而去。

骨帝手指朝前方伸出,一道白色流光刺杀而出,震裂虚空,将那一柄柄时光之剑击碎。

苏白看了骨帝一眼,刚才骨帝体内涌出的灵力是血灵珠的力量。

血灵珠能够涌现无尽血气,补充修行者消耗的灵力和血气,帮助修行者恢复伤势。

“影分身!”

骨帝冷哼一声,双手结印,一道道白色的光影分裂而出,化为一尊尊骨帝虚影,四尊骨帝虚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苏白前后左右四个位置,将苏白团团围住!

“合!”

随着骨帝冷漠的声音落下,四尊骨帝虚影皆是双手结印,体内散发着一道道白色灵光来,结为一座牢笼,将苏白困在其中!

日系长发空气感少女粉色系写真

“你还能往哪里跑?”

骨帝追击而来,目光盯着前方被困在牢笼里的苏白,眼中露出一抹轻蔑的笑。

跑?

在这天穷星域之中,区区一个化神境中期,能跑到哪里去?

苏白疯狂催动大时光剑道,一次次碰撞周身的牢笼。

砰砰砰!

当剑光碰撞在牢笼之上时,却是被粉碎掉来,根本无法将之击破。

骨帝并没有直接出手,只是冷笑的盯着苏白,他想看到苏白被自己掌控之时无力的挣扎。

“火灵珠!”

苏白朝前方轰出一拳,一道火焰之光冲杀出去,苍穹震动,霸道的火焰之力狠狠砸在了牢笼之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围困着苏白的牢笼直接被破开一个大洞。

“把火灵珠给我!”

骨帝暴喝一声,拥有火灵珠的苏白力量十分恐怖,若是他能够融合火灵珠,那么,便能稳稳的踏入真仙层次!

但苏白绝不会将火灵珠给他,拥有三颗灵珠的他还拥有着与对方抗衡的力量,一旦少了一颗灵珠,他必然会被压制。

“骨帝,你这个叛逆,竟然要毁灭整个骨灵族,该死!”

一道洪大的声音从地底传了出来,众人大骇,惊疑不定。

地面疯狂的颤抖了起来,骨灵族中央的土地裂开了,一尊白色的老者石像从地底升了上来,浑身上下散发着神秘的灵光,威压八方。

“那是什么?!”

骨灵族残余之人的目光皆是盯上了那尊石像,从那尊石像之上,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古老强大的气息,仿佛那就是他们骨灵族的老祖般!

苏白也看向了那尊石像,刚才那道苍老的声音必然是从石像之中传出来的,石像的身份是什么?

当骨帝看到那尊石像时,脸色陡然变得阴沉下来。

“老不死的东西,又出来坏我好事!”

骨帝显然知道那尊石像的身份,他袍袖一挥,一道足以毁灭化神境巅峰强者的流光狠狠的轰向了那尊石像,然而却被石像周围散发出来的灵光所阻挡,根本无法触碰到石像分毫。

“砰砰砰!”

石像周身爆发出一道道五彩霞光,笼罩着虚空中的骨帝,使得骨帝浑身颤抖,身躯不断抽搐着。

“吞噬之眼,给我吞了这个老家伙!”

骨帝命令吞噬之眼向石像发动攻击,吞噬之眼缓缓张开,里面涌动着一圈圈黑暗漩涡,散发着极为邪恶的力量。

“小友,你身上的灵珠可否借给老夫一用?”

就在此时,石像上又传出一道声音,这道声音是传给苏白的,苏白只是微微犹豫了下,便将体内的三颗灵珠唤出,旋即意念一动,三颗灵珠朝石像飞了过去。

骨帝看到三颗灵珠,眼瞳都变得赤红起来。

他想出手去夺那些灵珠,但身体却并没有动,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想从这老东西手上夺宝很难。

三颗灵珠环绕在石像周围,圣灵珠分光华最为璀璨,使得这片黑暗的虚空都变得明亮起来。

三股恐怖的力量朝虚空涌现了过去,席卷骨帝而去。

骨帝大喝一声,双手朝下方猛的一按,便是有着一道巨大的黑暗光束轰杀而下,但当那道光束触碰到前方的灵珠之力时,便是直接被粉碎掉来。

“可恶,不要以为只有你有灵珠,本族长手上也有灵珠!”

骨帝的面容疯狂颤抖起来,他毫不犹豫的将血灵珠、骨灵珠和风灵珠唤了出来!

一股股血色光流在狂风的包裹之下轰了下去,白色的骨光也冲射而下,与下方轰来的三道流光碰撞。

六骨巨大的能量波动汇聚在一起,顿时间,天崩地裂!

“退!”

骨灵族之人根本不敢再停留在原地,疯狂朝四面八方散开,而就在他们刚刚撤离的那一刻,虚空都被粉碎掉来,毁灭之力充斥整片天穹,使得诸人心中狠狠颤抖着,若是他们再晚走一步,怕是要被这股恐怖的力量绞杀致死。

而就在这六股力量碰撞过后,诸人看到那尊石像上面出现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痕,与此同时,一股炸裂声音响彻开来,骨灵族族长骨帝的双臂都被折断了,头顶的吞噬之眼也被毁灭消失,昔日风光的骨帝如今竟然狼狈到了这步田地。

“我恨啊……你这个老东西,你该死!”

骨帝口中发出一道道愤怒的声音,但他没有过多停留,舍弃了竹羽的身躯,一道灵魂朝远处遁去。

“想跑?”

苏白正要去追,却听下方石像上又传来一道声音:“这是天意,我们杀不了他,只能让他遁走,毕竟,那只是一道灵魂体,很难捕捉。”

“他舍弃了竹羽的身躯,竹羽天赋惊人,但可惜无法忍住诱惑,最终落到这不田地也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这是六枚灵珠,你收下吧,希望能够放我骨灵族之人一条生路。”

话音落下,六道不同颜色的灵光飞向苏白而去,苏白将其尽数接过来,对着那尊石像微微抱拳:“多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