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师勇切开那块原石的时候,有很多人在围观,大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尤其是明师勇花了大价钱买了那块原石,足有洗脸盆那么大,这么大一块原石,如果切出来好货的话,那可是一夜暴富啊,反之,如果什么都没有切出来,那明师勇花的钱可就打了水漂。

赌石就是这样,一夜之间可能暴富,也有可能倾家荡产,玩的就是一个刺激。

这其实跟赌博的梭哈是一个意思。

当明师勇切开那块石头之后,看到只是普通的石料,外面只是裹了一层绿,心中那个懊恼自不必提。

也是怀着赌气的意思,便直接将那块石头给完全切开了。

可是等切开之后,明师勇突然发现在那块石头最中间的位置,有一块通体碧绿的宝石,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好的玉石。

而且,看到那玉石的第一眼的时候,明师勇就觉得肯定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用手一摸,感觉冰凉刺骨,还散发着丝丝寒气。

一看到切出来这东西,众人纷纷围了过来,要看看究竟是什么。

明师勇知道这是个宝贝,以他多年浸淫玉石的经验来看,绝对是价值连城。

当下,他也没有让其他人多看,直接将那块刚切出来玉石用黑布包裹了,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带着那东西就离开了。

在这片堵石的人,有很多眼尖的人,当明师勇切开那块石头的时候,还是有人看到了,这事儿很快就传开了去。

清纯美女唯美小清新图片

回到家之后,明师勇才关上了屋门,将那块玉石给拿出来。

仔细观瞧一下,才发现这块玉石的不简单,这东西有巴掌大小,长的有些像是鹅卵石,除了通体散发着寒气之外,最为出奇的地方是,这玉石之中有一个龙形图案,活灵活现,就像是琥珀一样。

更为古怪的是,那玉石之中的龙形图案并不是固定在里面的,有时候那龙形图案会改变一下位置和姿势,好像那条弄是活的一样。

这就厉害了。

别的不说,便是这一块通体翠绿的玉石便是价值连城,再加上这龙形图案,而且还是活动的龙形图案,那价值简直无法估量啊。

明师勇得了这个宝贝,研究了一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舍得放下,简直是爱不释手。

如果将这玉石给卖了,足够自己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越南这地方,晚上十分炎热,可是明师勇抱着石头睡了一晚上,觉得十分凉爽,连空调都不用开。

神奇,简直太神奇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之后,明师勇便琢磨着以前合作的大客户,看看哪一家能够有能力将这宝贝收了去。

想了半天,他想到了一个人,便是住在河内的一个大家族,生意做的颇大,而且还跟他有过多次合作。

这家人姓武,而经常跟他合作的那个人叫武承洪,是个对玉石十分有眼力的人。

当下,明师勇给那玉石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找了隐蔽的地方,将那块玉石给藏了起来,然后便跟武承洪打了一个电话,约定了在他家里见面,说要给他看一个好东西。

随后,明师勇便开车找到了武承洪,拿出了照片给他看,那武承洪果真是个高手,当他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忍不住浑身激动了起来,问明师勇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块玉龙胎。

此时,明师勇才知道这块玉石的名字,原来有这么好听的名字,叫玉龙胎。

明师勇实话实说,说这宝贝是自己切的,问武承洪想不想要,武承洪当场拍板,说这块玉龙胎他要了,而且张口就给开价折合五千万的越南盾给他。

明师勇一听这么多钱,顿时就激动了起来,不过明师勇也是个人精,做出一副不想出手的样子,让对方觉得开价太低了。

随后,武承洪又给明师勇涨了两千万人民币,直接开到了七千万。

一块宝石,竟然让对方开出了天价来。

不过明师勇觉得够可以了,这等同于七千万人民币的越南盾,足够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当下二人约定,等明天一早,明师勇将那块玉龙胎给送过来,他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谈完了这件事情之后,那武承洪显得十分高兴,还留下了明师勇吃了一顿饭,等明师勇兴高采烈的回到家,打算将那块玉龙胎找出来再仔细瞧瞧的时候,发现那玉龙胎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时间,明师勇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懊恼的真想一头撞在墙上。

就在这时候,戴火带着岳强他们一行人找上了门。

晚了一步。

如果他们能够中午过来,这玉龙胎或许就落在了葛羽他们的手中。

别说七千万,便是一个亿,他们几个人还是能够拿出手的。

只要能够得到这玉龙胎,价钱真不是问题。

别说岳强这样的土豪,便是葛羽也能拿的出来。

听到明师勇的讲述,然后戴火翻译给了众人听,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觉得这个明师勇应该没有在说谎,那玉龙胎的确是被人给偷走了。

岳强脸色一沉,沉吟了片刻,便道:“明先生,那玉龙胎之前被你藏在什么地方?”

明师勇旋即带着众人走到了他的卧室之中,那卧室的柜子下面有一个地窖,明师勇在里面收藏了不少原石,都是等着以后卖高价的。

明师勇便是将那玉龙胎也放在了地窖之中,而且还是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

众人跟着明师勇下了地窖,但见那地窖之中有两排木头架子,那木头架子上面摆放了不少玉石,看成色都不错。

在木头架子的尽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放了一个神像,明师勇说,那神像的肚子是中空的,玉龙胎就藏在了那神像里面,可就是这么隐蔽,玉龙胎还是被人给偷走了。

奇怪的是,其余的玉石,对方一样都没有动,只有那玉龙胎被拿走了。

一说起这事儿,那明师勇气的就拍大腿,不断说着,早知道就将那玉龙胎给拿去,卖给武承洪了,现在确实竹篮打水一场空。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