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天呐!”

程族之中,无数人抬头望天,看着那铺天盖地涌来的光华,皆是一脸震撼。

轰轰轰!

下一刻,光幕剧烈震颤起来,一团团光华炸开,如烟火一般绚烂。

这华丽的一幕,落在程族人眼中,却是那样的恐怖。

仅仅这一波攻击,便令大阵黯淡了几分,变化肉眼可见。

而后面还有更多的光华涌来,源源不断,照这么下去,他们程族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怎么会这样?”

那些程族长老有些失神,脸色苍白无比。

他们都是不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看起来像是大阵,可是,这片山脉的灵脉都被他程族用大阵锁住了,照理来说,不可能有人在山中布下其他的大阵。

雌雄莫辨的汉服妖冶襦裙美人

“这这难道是灵脉之气?”

蓦然,一名长老像是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震,露出了极度的难以置信之色。

“什么?灵脉之气?这怎么可能!”

其余长老皆是惊呼。

有锁灵大阵在,灵脉被镇住,只有他程族大阵可以抽取灵气,如果有人在这里布阵,连灵气都抽不到,别更说把灵脉之气抽出来了。

再说了,灵脉之气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被抽出来?

“也不是不可以!”那名长老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涩声道,“我听说,一些阵道通玄的阵师,便可以做到。”

“阵道通玄?”

一众程族长老呆了呆。

阵道通玄,那不是泰斗级的人物么,整个北辰都没有几个,而且,这不是个年轻人么,连三十都不到,怎么可能是阵道泰斗?

这实在有些荒谬!

“错不了!这就是灵脉之气!”那名长老喊道。

他环视了一圈,脸色更加苍白了,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老七,怎么了?”

其他长老都看向了他,这位是他们程族的七长老,擅长阵道,是族中阵道水平最高的人,在整个北辰也是小有名气。

那七长老颤声道:“锁锁灵阵被破了,我们的灵气被截走了!”

说着,他看向了前方那一道身影,眸中已是透出了一抹恐惧。

此人的阵道水平,完到了一个他无法想象的程度!

其他长老听了,脸色齐刷刷一变,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灵气被截,他们的大阵威力就大减,而对手的大阵,则是越来越强。

他程族挡不了多久了!

一旦被破阵,那便是血流成河!

他偌大一程族,无一人可挡此人!

轰轰!

光幕不断震颤,这一声声闷响,宛若重锤,一记记敲在了他们心头上,令他们越发恐惧起来。

“这下可怎么办?”

“老祖呢?老祖在哪里?”

不安的情绪弥漫而开,很快传遍了整个程族。

一个时辰后,光幕已经极其黯淡,摇摇欲坠。

“大长老!怎么办?”

“老祖现在还在法祖山,就算现在赶来了,也要半天才能到,来不及了!”

那大长老立在原地,有些恍惚。

他程族传承上万年,虽有浮沉,坎坷不断,但每次都度过了难关,一直传承至今,还跻身古族前十之列。

可没想到,今日竟然要毁在一个臭小子手中!

“撤!赶紧准备撤离!”他一咬牙,有些不甘地道,“等到阵破之时,所有长老随我一道,拦住此人,掩护族人撤离。”

“是!大长老!”

一众程族长老齐声应喝,露出了视死如归之色。

“哼!”

唐昊嗤笑了一声,御使大阵,继续轰去。

嘭!

第一层光幕破了!

第一层一破,接下来就好办了,那一层层光幕接连炸裂,而他则迈开步,一步步走向了那程族的大门。

当只剩下最后一层的时候,唐昊停顿了一下,嘴角一扯,露出了一抹戏谑之色。

接着,他点出了那一指。

轰!

这层光幕轰然炸裂。

“走!赶紧走!”

“所有长老!随我迎敌!”

那群长老嘶吼了起来,齐齐涌出,朝着唐昊攻来,他们神情疯狂,完是搏命了。

嗖嗖嗖!

无数道光华,如狂风骤雨,倾泻而来。

灵气狂涌间,一只只金色巨掌凝聚而出,轰击而来,正是程族绝学——须弥大手印。

“找死!”

唐昊怒哼一声,脚掌抬起,往前重重一跺,轰的一声,地面震了一震,在他身上,有磅礴的气势爆发而出。

一圈实质般的涟漪,以他为中心点,扩散而开。

地面上的尘埃,碎石,尽皆倒卷而起。

在他强大威压的镇压下,这片虚空仿佛都凝固了。

嘭嘭嘭!

那些涌来的光华中,近半开始炸裂,噗噗!那些初期,中期的长老,尽皆身形狂震,连喷数口血,往后倒飞。

“们一个都别想跑!”

唐昊森然一喝,身上有滔滔血海涌出,卷向了四方。

那一只只巨大的手印,所有涌来的光华,都被这片血海挡了下来。

他一步一步踏空而起,白衣猎猎,墨发狂舞,身上有一股惊天的锋芒升腾而起。

他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抬起,屈指轻弹,便听得嗖嗖几声,一团团火球飞出,射向了四方。

嘭嘭!

几人被火球轰中,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直接灰飞烟灭。

秒杀!

完是秒杀!

他踏步前行,手指不断轻弹,便有一团团火球轰出,收割着一个个程族长老的性命。

他动作飘洒,神情写意,就如闲庭信步一般。

“混蛋!我跟拼了!”

有长老看得目眦欲裂,爆吼一声,冲将而出,身形开始膨胀,爆发出了一股可怖的气息。

唐昊眸光扫去,屈指一弹,便是一团火球轰出。

嘭!

这名中期的天君还没来得及自爆,便是被火球轰爆,炸得四分五裂。

“魔头!受死!”

又是几声爆吼,一道道身影悍不畏死地冲来。

“魔头?”

唐昊嗤笑了一声,冷冷道,“们自己招惹我在先,又怨的了谁!”

言罢,抬手一挥,那血海便是凝聚起来,化作一只巨掌,将这一道道身影,尽数拍爆。

“从今往后,再无程族!”

他森然一喝,血海往四方狂涌而出,卷向了程族各处。

所至之处,一切都被焚烧殆尽。

在程族各处,有一艘艘巨舟升空,欲要逃去,但还没冲出去,就有一道道光华从天而降,化作一尊尊银色巨人,挥掌拍来。

伴着尖叫之声,一艘艘巨舟炸裂,那些程族之人尽数栽落下去,再被血海吞没。

(本章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