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看了看钟琪,开口解释道:“这是珐国来的欧仁先生,来公司谈合作的。”

“呵,珐国来的?”钟琪轻笑一声,“谁来了都得登记!不登记就别进去!”

张玄一直跟在秋雨身后,当他看到钟琪这种做法时,脸色一黑,这钟琪,明显就是在故意为难秋雨呢,如果是脾气不好点的客户,来公司受到这待遇的话,恐怕直接扭头就走,秋雨这好不容易谈来的客户也就飞了。

“快,登记!”钟琪拿出一个小册子,往前台一甩。

秋雨一脸焦急的跑到前台,开口道:“钟琪,公司讲过,业务员带客户来公司,不用登记的。”

秋雨话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欧仁,生怕欧仁有什么不高兴。

钟琪双手抱胸,翻了翻白眼,“你说客户就是客户了?从哪看出来他是客户的?”

“小姑娘,我登记就好。”欧仁走到前台。

若是在别的地方,欧仁到哪,有人敢叫他登记,他绝对扭头就走,但今天是张玄将他找来的,他没有一点架子,哪怕张玄告诉欧仁,你今天得来送钱,送钱之前,还得先下跪磕三个头,欧仁也会照做。

欧仁在珐国的家族,就是因为张玄,才能存活下来,对于张玄,欧仁不仅是敬畏,有的更加是感激,不然也不可能在见到张玄的第一眼,就单膝下跪,这种待遇,哪怕世界最强国的主席也享受不到。

秋雨一脸歉意的对欧仁开口,“欧仁先生,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欧仁笑笑摆了摆手,对钟琪说道,“姑娘,能否给我一根笔。”

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

“你自己没带笔么?”钟琪瞪了眼欧仁,“来谈生意,连笔都不带?你到底是不是来谈生意的?不是个骗子吧?”

听到这话,欧仁看了眼张玄,张玄站在那里,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

欧仁能掌管偌大一个财团,自有一套看人的本事,当下有些不高兴的对钟琪道:“姑娘,这应该不是你们待客的方法。”

“怎么?不爽就滚啊,我们林氏不缺你一个客户,真有意思,还待客,你算个什么客?”钟琪一脸的不爽,“自己找笔,不然就出去!”

“我这有,我这有笔。”秋雨连忙从衣兜中拿出一支钢笔,递给欧仁。

欧仁没有再理会钟琪,接过笔后,在登记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登记完后,秋雨刚准备带欧仁去待客室,又听钟琪的声音响起。

“等等!你这签的什么玩意?”钟琪拿起登记本,用手指着上面那一串珐语。

欧仁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对钟琪道:“姑娘,我本身就是珐国人,这就是我的名字。”

“呵呵,你来华夏,不会写华夏字么?过来重写!”钟琪将登记本朝前台上用力一摔,“要不会写,就等学会了再来!”

钟琪这种做法,很显然,就是想将秋雨这个客户搞黄。

正在这时,罗玲带着罗斯,从公司大门走了进来。

“呦,这是干嘛呢?”罗玲一进公司大门,就看到这边气氛不对劲。

钟琪对罗玲露出一副示好的笑容,“罗经理,你们部门的人,带人进来也不登记。”

“呵呵。”罗玲嗤笑一声,看了眼秋雨身旁的欧仁,“啧啧,还真是厉害呢,手笔不小啊。”

在罗玲心里,认为欧仁,就是张玄专门找来的骗子了。

罗玲打量了一眼欧仁,又把目光看向钟琪,“小钟啊,有些人,可是来路不正的,你可得让好好登记一下。”

“一定。”钟琪连连点头。

“咯咯,有些人啊,用心不纯着呢。”罗玲娇笑两声,带着罗斯,朝电梯走去。

“等等!”张玄突然开口,他指着罗斯,对钟琪道,“这个人,为什么不登记?”

钟琪厌恶的看了张玄一眼,开口:“我说你这死业务员,脑子有泡吧?罗玲经理带来的人,还登记什么?”

张玄被钟琪这话气的一乐,“意思经理带来的人就不用登记了?万一做出什么有损公司的事,这责任谁来当?你当么?”

钟琪切了一声,“我当就我当。”

“好。”张玄面带笑意,点了点头。

“废话少说,写华夏字登记。”钟琪再次对欧仁呵斥一声。

“登吧。”张玄轻轻开口。

有了张玄的话,这次欧仁没有多说什么,走过去,将他的名字,用华夏字写到登记本上。

“这样总行了吧!”性格软弱的秋雨,现在都被气的有些不轻。

钟琪拿起登记本,故作姿态的看了几秒,随后又眼带狐疑的上下打量欧仁,足足一分钟后,钟琪才吭声,“暂时算可以了,我会查这人的身份,先说明,如果身份有一点不对,我立马让保安去哄人,现在滚吧!”

钟琪说话,毫不客气,就她这个态度,今天随便换一人,哪怕是脾气再好的客户,都不会受的了。

“欧仁先生,非常抱歉,请跟我来。”秋雨对欧仁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欧仁不在乎的摇了摇头,跟着秋雨,上了电梯。

当秋雨带着欧仁路过业务部的时候,被很多人看在眼里。

虹姐皱着眉头,“还真找了一个珐国人来?”

“不可能吧。”

“去看看。”

一些之前为难过秋雨的人,都小跑着到了待客室,眼神有些别扭的看着坐在待客室中的欧仁,不得不说的是,欧仁虽然年纪大了,但看上去非常有气势,让人看一眼,就感觉他不是什么普通人。

“这人,真是走了狗屎运,还能真找到一个合作伙伴。”

“什么合作伙伴啊,随便找个珐国人过来,然后说没谈拢,拖着时间呗。”一个年轻女人脸上带着些妒忌。

“一个新人,她拿什么去找合作伙伴?真有意思。”

那些一直站在罗玲那边的人,纷纷开口,言语中是嘲讽,且话间,没一个认为秋雨能把单谈成的。

罗玲看了眼待客室中的张玄三人,发出一声嗤笑,什么话也没说,她等着,等张玄要签订合同的时候,她就去找林总,告诉林总,这个姓张的,是想骗公司的钱!

Tags: